0012  

最近防治登革熱疫情又開始悄悄復出了,而前鎮區德昌里又更是疫情爆發戶,我知道衛生單位在前鎮德昌社區乃至住宅內用力噴灑除蟲菊精,當開始許多人深陷其害開始送醫後,才發現原來除蟲菊精是種由多種重金屬調製合成的「消滅蚊蟲蟑螂大補帖」,這回連我娘親也深受其害,接連併發症引出了病危!

回憶6/18屋內噴藥後,我的娘親立即送醫,我開始慌了!
猶記得6/19致電詢問德昌里里長,為何無加強宣導二小時甚至三小時後才能進屋內呢?不曉得那藥吸入後嚴重後會令人呼吸困難引發死亡嗎?
而里長反應是:”完全不關我的事,都是衛生局的錯”!(真的是好一句”不關我的事啊”,那投票給妳幹嘛用的!)而且我看到里民會講三小時後再進屋內,連我二個小時進去都嗆到了,我怎麼可能說半小時?(也對,沒被妳注意到的里民嗆死活該!)
這時,我開始收集各類文獻,若上述「該種用藥不會對民生環境造成危害」的命題為真,又為何在噴藥之前,官方衛生單位的噴藥人員會大聲廣播:現在防治登革熱要噴藥了哦!官方說法只差沒有說<不走開,否則會中毒或嗆傷送醫>而已。

這一種合成性的除蟲菊精中因含有各類有機溶劑(如正己烷、丙酮、二甲苯等),因此由有機溶劑引起的毒性,也不應被輕忽。
而事情發生後,其實衛生局也真的有挺身而出,並一樣解釋藥物無毒害人體成份,並可由人體自行吸收,試問,如果今天身體狀況不佳或是免疫力不好更或者是代謝不好的患者,也一樣能經由人體自行吸收並分解嘛?也許,那只適用於健康人體的成份罷了。

Cyhalothrin(賽洛寧)
Crmethrin(賽滅寧)
α-Cypermethrin(亞滅寧)
以上,這三款用藥大多是衛生局噴的藥,經由文獻所知都已列為第二型(含cyano group),怎麼能說有機溶劑對人體系統之危害是無關的。
我想,這也是里長應認識並對於里民加強宣導的,不是嗎?

除蟲菊精是不會揮發的,故吸入的是小顆粒的粉塵或液態微粒而不是氣體。吸入後容易直接造成鼻腔、喉嚨及呼吸道的刺激、打噴噫、鼻腔分泌物增加、咳嗽、氣喘甚至呼吸困難。

我想,德昌里的里長是否該正視該區里民的權益和健康著想,民眾送醫沒通報衛生局就算了,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連里民養了孑孓餵魚引發登革熱疫情擴散各社區及其它里,之於里民請求還幫忙求情衛生局罰少一點,為了選票我也真的搞不懂邏輯何在?

我覺得,經過此事,是否德昌里里長能加強宣導噴藥也會毒害人的廣告,並且加強宣導噴藥離遠一點吧!

「苯對神經精神系統之危害:1975年Snyder研究顯示急性曝露於高濃度的苯會抑制中樞神經,造成頭痛、頭暈、噁心、嘔吐、痙攣、全身不適、意識昏迷、心率不整、及死亡。…」、二甲苯對神經精神系統之危害是很恐怖的,也容易造成心臟病或氣喘病的人引發死亡。

里長啊~里長啊~就應該更用心――更〝用〞同理〝心〞,站在里民的立場,設身處地同理里民希望自己的『身體健康權』被保障的需求,而非目的取向一昧地以〝有害的手段〞,只為達成所謂的〝政績〞。別一昧的推給衛生局人員,衛生局應付的是全市民眾而里長只需應付一里的一千戶以下里民而已,難道說里長就真的完全沒有責任歸屬嗎?

下次,請拜託拜託,加強宣導一下~好嘛?三小時內聞到都會嗆死人的耶!<前鎮區德昌里的里民都老人居多也稍照顧一下吧!>

全站熱搜

貝蒂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